今天,艾滋病早已被大多数人所熟悉。提起艾滋病,很多人都会想到死亡、传染病、滥交、卖血、鸡尾酒疗法、红丝带这些关键也会充满恐惧,避之不及。

然而,数据不会骗人。虽然和人类纠缠了几十年,感染了约7800万人,夺走了超过3500万人的生命,但在全人类的共同努力下,艾滋病的“战绩”开始一路下滑。

HIV感染人数在2005年达到了峰值,但因病而死的人数已经下降了45%。2015年,近1600万名感染者得到了有效的治疗,这数据比起5年前已经翻了一倍。

存活30年以上、至今仍在世的感染者也不乏其人:美国的传奇跳水运动员—“空中英雄”洛加尼斯,南非国家大法官埃德温·卡梅伦,NBA(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历史上最具观赏性的球员之一——“魔术师”约翰逊……

这一切,都是因为艾滋病的治疗方法和预防手段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hiv-可控的慢性病

只要及时得到有效治疗,并保持良好的心态和生活方式,患者都能做到带毒生存,甚至可以长期不发病,生活质量也能逐渐提高。艾滋病也就和一般慢性病相去无几。

更令人欣慰的是,历史上还出现了第一例治愈的病例。身在柏林的蒂莫西·雷·布朗便是这个不幸而又幸运的人。靠着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他的艾滋病病情得到了控制。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又不幸患上了白血病。

医生想出了两全的办法:给他移植一位CCR5基因突变者的骨髓干细胞。有极少数的白人天生携带CCR5突变基因,他们的T细胞表面缺乏接受HⅣV的受体,能将HⅣV进入免疫细胞的通路堵死,所以这类患者天生不会感染艾滋病。依靠干细胞移植,便有望治愈他的白血病;依靠干细胞中的CCR5突变基因,可让艾滋病在他体内绝迹。事后证明,这个几乎异想天开的思路是合理的。两次手术后,蒂莫西神奇地康复了。而同样的疗法后来虽又多次被尝试,但奇迹也仅此孤例而已。

纵使没有蒂莫西的运气,也不必垂头丧气,不断进步的科技总会带来新的疫苗、药物和疗法,带来新的痊愈希望。要相信,黑夜无论怎样漫长,白昼总会到来。

艾滋病在中国最主要的传播方式曾经是吸毒人员静脉注射。然而,时代的变化让中国变得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性传播成为艾滋病最主要的传播方式。

从2011年开始,中国青少年艾滋病新增感染病例以每年超过30%的速度增长。在15~24岁的群体中,通过性传播方式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占到96%,而男性同性传播者则占到57%。

因此,防治艾滋病,就得从这里入手。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防止包括艾滋病在内的性传播疾病的ABC准则”:A是节制性欲( abstinence),B是忠诚( be faithful)C是记得戴安全套( condom)。先靠理智管控,再靠道德约束,最后采用物理隔绝。如此层层设防,让人闻风丧胆的HV也就难以钻空子了。

不必“谈艾色变”,亦不可掉以轻心。人生于世,对他人负责,便是对自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