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殖细胞疗法中,胚胎的DNA会被改变,包括生殖细胞里的DNA。卵子或精子会携带新的DNA,并把改变带给后代。产生疾病的单个或多个基因会在这个个体的基因序列里完全被消除。这个想法直到1978年第一个试管婴儿出生时才被提出。

体外受精过程包括从女性卵巢中收集卵子,并将其放到一个培养皿里与精子混合。合成的受精卵接下来就可以接受操纵了。当年备受争议的试管内受精(in vitro fertilization,简称IVF)如今成了鸡尾酒会上的闲谈。这并不意味着这个过程让人愉悦,它在情感上和生理上都是很难让人接受的。尽管困难重重,依然有许多无法生育的夫妻因为这项技术而获益,现在美国有1%的新生儿都是试管婴儿。

第三代试管婴儿选健康胚胎

不是所有使用该技术的人都是无法生育的夫妻。有些人是因为生过有遗传病(比如囊性纤维化)的孩子,另外当准父母知道自己有缺陷基因的时候也会这样做。胚胎会在试管里受精,当它成长到8个细胞大的时候,就会对其进行一系列目前可用的遗传测定。

直到2006年前,只有很少一部分疾病可以被检测出来。然而,伦敦盖式医院(Guy’s Hospital)研发出了植入前遗传学单倍型分析(简称PGH)60这样一种新手段,改变了这一状况。现在只需从早期胚胎中提取并复制单个细胞的DNA,用它做出DNA指纹图谱就可以了。这不仅将能从植入前的胚胎中探测出来的基因缺陷种类增加到了数千个,还增加了可使用的胚胎数量及其存活率。在这个测试出现之前,如果怀疑受精卵带有X染色体疾病,男性胚胎是没有办法接受测试的,只能被淘汰。现在它们也可以接受筛选了。人类是唯一可以修改自己(以及其他物种)的染色体并指导自身基因繁殖的动物。